http://goo.gl/aifZ8l

鉅亨台北資料中心低波動度的投資策略,能在股市下行之時,產生防禦效果,提供投資人較佳的報酬。相對的,這類型投資策略傾向在股市大幅攀升之時,會出現遞延表現。若投資人必須在風險及報酬兩者之間做出取捨,這類投資策略對風險趨避的投資人而言頗具吸引力。儘管在投資組合中,增持現金或債券並減碼股票,同為降低投資風險的方式;然相較於投資整體市場,或股債混合的投資組合所隱含的波動度,投資於低波動度的股票,可提供較佳的風險溢酬。直觀來說,無法分散的風險與報酬之間應為正向關係。若非如此,投資人沒有理由承擔多餘的風險。事實上,上述兩者的關係適用於不同的資產類別,以風險較低的資產為例,投資等級債券所提供的報酬,往往不如股票等高風險的資產。若以beta或波動度來看,股票風險與報酬的關係,並非如同投資理論所建議的強烈。換句話說,從歷史經驗來看,低風險股票(經風險調整後)的投資報酬,常能優於高風險股票。防禦型策略的出色報酬,可歸功於此策略長期以來重視二項與高報酬緊密相連的特徵:「低價值水平、高獲利能力」的個股。然由於防禦型策略並非明確鎖定具有上述二特徵的個股,因此,隨著調整投資佈局,長期的投資報酬也會出現變化;這也是低波動性投資最受爭議的一點。相反的,市場人士與學者則建議,投資組合中應有債券部位,降低波動性,並搭配低價值水平、高獲利能力的個股,提高投資報酬。我們藉由標普500低波動度指數(S&P 500 Low Volatility Index),來解釋上述投資策略對投資表現的影響。該指數由標普500指數中波動度最低的100檔成分股組成,並依據個股的波動度大小,進行加權比重配置;波動度越低的股票,在投資組合中的加權比重越高。從該指數於1990年11月成立開始,直到2016年2月為止,100檔成分股的價值與獲利,分別對該指數的年報酬率貢獻71個基點、95個基點。另外,儘管該指數對於價值水平、獲利表現的曝險,已隨時間演變而改變。惟從該指數於1990年11月成立開始,直到2016年2月為止,得出的alpha值為1.27%,反映在市況良好的環境下,指數仍有可能提供超額報酬。影響低波動度策略報酬表現的因子,或許不僅止於挑選符合低價值水平或高獲利表現的個股。AQR資產管理公司的Andrea Frazzini與Lasse Pedersen曾發表一篇名為「Betting Against Beta」的報告。他們在市場表現持平的假設下,做多低beta值的個股,並放空高beta值的個股。統計結果顯示,維持個股價值、規模、獲利、市場曝險因子等條件,在市場表現持平的環境中,上述的投資策略仍將能提供顯著的正報酬(alpha)。Frazzini及Pedersen認為融資行為限制投資人決策,有助於解釋防禦型策略經風險調整後的表現。防禦型類股傾向在牛市之時出現遞延表現,並可能經長時間投資之後,提供略低於大盤表現的投資報酬,也因此它們對於追求打敗大盤的投資人(如同主動式管理經理人)來說並不具吸引力,以至於壓抑其價格表現,並有助於防禦型策略能提供相對出色的風險溢酬。正如Frazzini及Pedersen所驗證的,對於私募基金等資金寬裕的投資人來說,應結合低波動度策略投資,與槓桿操作增加報酬。由於多數投資人受限於融資限制,波動度低的ETF有較佳的機會,能持續提供經風險調整後,優於大盤表現的投資報酬。即使近期波動度較低的ETF,一度出現打敗大盤的表現,投資人不應就此認為低波動性的ETF,都能有優於大盤的投資報酬。防禦型策略常能在市場有強勁表現之時,表現不如大盤;且在市場下行之時,表現優於大盤,長期下來則可望提供略低或與市場相近的報酬表現。(本文由晨星美國撰寫,晨星台灣編譯)晨星提供的資料:(1)為晨星及(或)其內容供應商的獨有資產;(2)未經許可不得複製或轉載;(3)純屬研究性質而非任何投資建議;及(4)晨星未就所載資料的完整性、準確性及即時性作出任何保證。晨星及其內容供應商對於因使用相關資料而作出的交易決定均不承擔任何責任。過往績效紀錄不能保證未來投資結果。本報告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涉及協助推廣銷售任何投資產品。
80CCB81F90ED8C1F

    entelpo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